“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

© 春风词笔.
Powered by LOFTER

【蓝桥】稚楚《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Everyone is born to be loved.”

  祝姑娘们除夕快乐!新的一年要好好爱自己爱生活嗷!!!

  其他合集:传送门 

○“只有玫瑰与你相称。”


○周自珩的音色很沉,有着漂亮的共鸣,这让夏习清不自觉想到了佛罗伦萨乔托钟楼的钟声,还有百花圣母大教堂的夕阳。他背着画板从那里经过的时候,沉重的钟声一下一下地敲击着自己的心脏瓣膜,浑身酥麻,像是过电。 


○这只是真人秀,一个无关紧要的游戏,但是夏习清偏偏最讨厌失败的“GAME OVER”,他是为了追求胜利而活着的那类人。 


○“正常人,”周自珩的声音沉着而冷静,“正常人这样的范畴是由谁定义的?”

    周自珩深邃的眉眼直视着镜头,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如果这套评判体系是由我们的一部分同类决定的,那我是不是也可以重新定义一套新的标准?比如男性可以留长发穿裙子,选择站在被保护的一端,女性可以摆脱长久以来的偏见和束缚,做她们想做的任何事。”

    ……    

    “就像经典的‘色盲悖论’一样,我们如何才能证明自己是正常人,而不是另一套评判体系之下的非正常人呢?”

    采访现场忽然变得沉默,话题忽然变得深刻而敏感,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夏习清却微笑起来,语气云淡风轻。

    “对啊。”

    “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成为自己,而不仅仅是变成一个‘正常人’。”

 

○穿过三千米厚重云层的阳光,从那一方小小的玻璃窗透过来,飞舞着的细小尘埃将空气变成了雾一样混浊的胶体,光线穿过,留下一道美妙而明亮的通路,从窗子的左上角,六十度斜向下,沿着入射角的延长线,笔直地打在夏习清的胸膛之上。

    “丁达尔效应出现的时候,光就有了形状。”周自珩指了指夏习清的胸口,嘴角微微弯起。

    夏习清愣愣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顺着那道散发着微光的通路,望向窗角堆叠的玫瑰色云层。敏感和多虑,锐利与防备,被一个小小的物理现象所击溃,变成了一道漂亮得直戳心口的光。


○遇见你的那一刻就是大爆炸的开始,每一个粒子都离开我朝你飞奔而去,在那个最小的瞬间之后,宇宙才真正诞生。

 

○谁知周自珩竟直接反驳,“我就算是killer,也不会骗你。”

    他顿了顿,有些放弃游说的意思,“反正这只是一个风险问题,如果你愿意拿你的命来赌一赌我的真心,我无所谓。”

 

○夏习清想不通,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人。他的温柔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和太阳的光芒一样取之不尽。或许他从出生起就是被爱意包围的,多到灌注进血液里,才会温柔得那么轻易。

    不像自己。

    可以展示出的爱意都是虚假仿品,给别人的温柔都是自我透支。

 

○夏习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卫衣,忽然发现,上面原来有一行字母印花。

    Born to be Loved.

 

○对夏习清而言,除开物质,周自珩本身的性格和观念简直折射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家庭,幸福美满又不失人间烟火气,存在道德约束但尊崇思想的极大自由。

 

○“遗言啊……”周自珩相当懒散地两手插兜,眼睛往上看了一下,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我的遗产一半捐去建希望小学,一半的一半拿去山区修路,剩下的嘛……”他忽然倾身,就这么抵着枪低头凑了过来,温热的气息缓缓喷洒在持枪杀手的鼻梁。

    “买夏习清给我画的所有画,拿来给我陪葬。”

 

○造物主捏造你的时候一定非常宠爱你,小心翼翼地握着画笔,犹豫了很久,还是在你的鼻尖轻轻点了一个小点,让你那么与众不同。

    他还将画笔放在你的手里,让你可以尽情使用世间所有的线条和色彩,让你才华横溢。

    你是上帝最眷顾的小孩。

 

○那个女主原本的设定里,有受到过家庭暴力的经历。出生在底层的家庭,父亲嗜赌成性,母亲靠卖笑为生,两人经常在家发生矛盾,一言不合就动手,她的耳朵就是被打残的。

    当时许其琛说出这一版剧本构思的时候,周自珩觉得他实在是太残忍了,明明他是夏习清的朋友。

    [是很残忍,但他不能一辈子靠醉生梦死来逃避噩梦。] 

    周自珩到现在都能回忆起许其琛当时淡漠又冷静的表情。

    [夏习清的人生迄今为止都是自欺欺人,不根除这块心病,他永远没办法学会爱自己。]

 

○现在的一切都充满了不确定性,但是作品是永恒的,无论是哪种艺术形式。

 

○罗密欧当初是以怎样的心情偷会,他不得而知,但这种隐秘的相遇实在太勾人。他想像月亮撬开黑夜的缝隙一样,找出眼前这正直透顶的人的缺陷,携着玫瑰的隐秘芬芳钻进去,顺着狂跳的鼓点摸到那颗全世界最珍贵的美好心脏。

 

○他回头,月光底下被风吹起的头发丝轻悠悠在那张漂亮面孔上拂动。坐在床边的周自珩披了件白色的浴袍,手握着那朵玫瑰花朝他歪了歪头,月光下笑得太好看。

    心跳在夜里隐秘地流窜。

    被关在玻璃门后的小王子,和有些失败的罗密欧,究竟谁才是这温软夜色里的行窃者呢。

 

○“美学价值是不会因为画布的褪色而贬值的。”

 

○“我呢,以前总是被很多导演说,可以演生死,演不了生活。让我演多大的情绪我都可以,但就是不能演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头老百姓。因为我根本不了解他们,不了解我的角色。”

    他的眼睛望着马路,“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像现在这样,蹲在马路边上,有时候一蹲就是一下午。那时候还小,念高中,也不是很红。放假没事儿我就那样蹲着,看来来往往的路人。看得多了我就发现,每个人都是情绪的集合体,太多种情绪堆在身上,很复杂,复杂得只能选择用那些情绪相互打磨才能活得像个成熟的成年人,于是就磨平了。”

    说着,周自珩望向夏习清,脸上带着微笑,“我后来明白了,我要演的就是那种平。”

 

○他出生在一个美满的家庭,对于夏习清所遭遇过的种种几乎无法想象,人们总说推己及人,可这些在周自珩眼里也不过是空话,没有亲身经历过,所谓的感同身受也不过是麻痹自己善良神经的漂亮话而已。


○每一个成年人的背后,都藏着一个封存在时光下停止生长的孩子。扭曲残酷的童年在时间的淬炼下熬成了一剂免疫针, 悄无声息地扎进夏习清的皮肤中, 注入他的血液里,让他从骨子里对爱这个字失去感受力, 也失去了信心。

    人不是有机体的集合, 是经历的集合。


○我们每一个人,都由无数个十万分之一的幸存粒子组成,散落在数十亿的人海。

    所以我和你相遇,是无数个微小粒子前赴后继、湮灭碰撞,创造出来的奇迹。

    珍贵又难得。

 

○“我的理想是你,等价替换下来,我的确是愿意为了你悲壮地死去。”

    夏习清在这一刻确信,这个人一定是天生的正粒子,而且迫不及待地抱住负面的自己,在炽热中湮灭。

    “对于一个表演艺术者来说,这是充满戏剧美感和冲击力的结局。”

 

○哪有艺术家不爱自己的缪斯?倘若有,也只是尚未邂逅罢了。

 

○他忘不了临别之际回头时看到的,月光之下留住那朵红玫瑰的小王子。瞳孔中定格的那一幅画面,在这个失败的罗密欧心中经久未能散去,只好用自己的双手和天赋将那一夜的月色永久留下。

    以最能诠释夏习清本质的形式来诠释周自珩。

    “谢谢你。”周自珩用脸侧轻轻蹭着夏习清的侧脸,夏习清转过脸,那张纯粹又美丽的面孔上泛起有些孩子气的笑意,“不用谢。”

    “我该谢谢你。”下一秒他又转过去,声音很低很轻。

    “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每次吻他的时候,周自珩才觉得找到了自己。那个徘徊在许多角色中、镜头下沉浸在无数种情绪里的空壳,被夏习清找到了原有的灵魂,会嫉妒得发狂,会渴望到失控,会像一个充满缺陷的真实的人。

 

○成为低预期下的一个惊喜,是一件幸运又幸福的事。

 

○降临人世没什么可庆祝的,值得庆祝的是他幸好来到这人间一趟,才没有错过周自珩。

 

○他捏着相片,抬眼看向周自珩,背后是一片深红色的瑰丽星云。

    想说话,想表达,可他可以传送出去的信号已经被全部掠夺,揉进咫尺之遥的另一个心跳中。

这朵世间最美好的玫瑰,星尘为泥,银河滋养。永远不会枯萎,永远在沉静宇宙中盛放。

    “这是我要给你的,宇宙级别的浪漫。”

 

○“因为他们在意风花雪月。而且他们在意的方式和诗人不同,是究其本质的一种关心和思考,光是从这个出发点来看,世界上的多数人已经被排除在外了,因为我们太多时候只关心表象。”

    他伸出手,像是想去捞一把那虚幻的星光,“一个会去真正在意风与水流动的方向、日月更替的规律,还有宇宙诞生原点的人,你怎么能说他不浪漫呢。不仅浪漫,还是一种广阔的,伟大的浪漫。”

 

○“就是那种共鸣改变了我,让我选择这条路,当初别人只是觉得小时候的我外形不错,领着我走进了这个行业。但物理不是的,它完完全全是我自主的一个决定。即便我最后成为不了那个‘此刻唯一’的发现者,成为前赴后继的追寻者,也不失为一种壮烈的殉道。”

 

○“像我这样阴险狡诈的人,上不了天堂的话……”夏习清想起来一首歌的歌词,他转过身子,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手指转了转,那个晶莹的糖球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着微光。

    粘染蜜糖的嘴唇发出漂亮的音节。

    “Kill my way to heaven.”

    杀出一条血路,去天堂见你。

 

○“作为一名演员,我演过太多太多人,模拟过太多情绪。其实我很清楚,那不是我的人生,也不是我的情绪。我只是一个还算灵活的容器。直到某一天,我遇见了一个人,这个容器才终于有了自己本该承载的东西。”

    听到这句话,夏习清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大脑一片空白。

    只有心脏迫切地跳动着,像是试图离开自己,去追寻它想追寻的那个光芒。

    “遇到你之后,我胸口涌动的情绪才真正是我。它们属于周自珩,来源于夏习清。”

    这句话随着同声翻译出现的瞬间,台下掌声雷动,没有人想到,在这位名声大噪的年轻演员在最成功的时刻,竟然会选择向世界宣告自己的恋情。无数人转过头,鼓掌看向这场盛大告白中的另一位。

    夏习清忍了很久,才将眼泪忍在眼眶里,红着眼睛看着台上那个人,抿着嘴唇露出一个浅笑。

    周自珩也勾起嘴角,隔着人海望着那双追寻了十五年的眼睛,“不,反之亦然。”

    “源于周自珩,属于夏习清。”

 

○有时候我们迷恋的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一种超出真实以上的虚幻。

 

○“不全是吧。很多时候大家喜欢一个人,其实喜欢的并不是真正的那个他,而是添加了自我的主观臆想之后的他,那是一种再加工。人们会用自己的期待和幻想美化你心中有好感的那个人,你越是喜欢,越是会给他添加各式各样的滤镜。”

    说完夏习清抬眼看向镜头,“我说这些,并不是要求大家喜欢真正的我,只是想把真实的我给你们看,坦诚一点。”


○他是比虚幻更美好的真实,是无法复制的犀牛。

 

○“每个人都值得拥有父母的爱。如果没有,那也绝不是孩子的错,是父母的失职。”

 

○周妈妈笑了笑,“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他,我很放心的。唯一有一点,是阿姨对你的请求。”

    夏习清愣愣地点了点头,郑重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您说。”

    “像爱他一样爱自己,好吗?”

 

○科学是推动世界不断向前探索发展的动力固然没有错,但是艺术是人类内心深处本能的对于美的追求,如果仅仅只是扩张型探索外部世界,而忽略对内心的开恳,那人类也就真正成为内在一片荒芜的碳基生物了吧。

 

○浩瀚宇宙无法私有,但却可以寄存于追寻理想的眼中。

 

○周自珩无疑是灿烂的,拥有千千万万人炽热的爱。但面对理想的时候,他才真正发着光。

 

以下来自作者的话:

○这是历史上一个非常经典的悖论。北(hu)大(qi)学(kuang)霸(mo)周自珩在这里引用这个悖论,就是想反驳那个网友关于[正常的男孩子不会留长发]的观点,并且质疑何为正常人,如何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以此说明这个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

    这里并不是说我们要不要选择成为大多数,这是选择问题,是小我。

    周自珩讨论的是“正常”这个范畴存在的合理性。换句话说,只要“正常”这个词出现,那就必然有其对立面被划分为不正常,好比我们现在假使社会认同下同性恋是正常的,那么异性恋就不正常了吗?(这里指大部分人观念里两者对立,但实际取向这种事不具备对立性甚至有overlap)总之,在周自珩的观点里,“正常”这个词的存在就是一个悖论,无法论证其合理性。当然我们必须排除人性来讨论,否则可能会出现“反社会人格”也是正常人这种诡辩。

    和个人的选择无关,每个人都有选择任何生活方式的权利,这个是微观上的概念。

    个人观点,任何人都不应该被任何范畴限制住人生的可能,不必为了变得“正常”而去做一个“正常人”。


我也看到有人说,回避型人格根本不值得被爱。当时我觉得,我挺失败的,没能向这位读者传达出我想表达的——每个人都值得被爱的观点。无论你是回避依恋型、抑郁症、双相、无论你和所谓的“正常人”有多么不一样,你都值得被爱。

 

○我是一个喜欢借着文字表达观念的人,因为我觉得既然都写了,那不如把文字当做和读者交流的载体,无论是科学和艺术交融的美,还是正常范畴的定义,又或者是原生家庭的影响,我都期望可以传达出来。但是在这篇文里我最想表达的不是这些。我希望大家最后可以想习清一样感叹,活着真好。只要活得够久,一定会遇到为了爱你而生的人。

    Everyone is born to be loved.


评论 ( 20 )
热度 ( 338 )
  1. 共4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