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禁演绎

春风词笔.

© 春风词笔. | Powered by LOFTER

【摘抄】

○也许你不明白,在美国我想家想得厉害。那不是一个具体的‘家’、一个房子、一个地方,或任何地方——而是这些地方,所有关于中国的记忆的总合,很难解释的。可是我真想得厉害。

——白先勇《白先勇回家》

○我内心是有这种矛盾的张力在拉锯的,既需要个人的空间和平静,又想置身于人性的至善至恶都高度集中存在的地方。

——《巴黎评论·女性作家访谈:埃莱娜·费兰特》

○我,丢勒,在二十八岁时用永不褪色的颜料画下了我自己。

——丢勒在自画像上的题词

○樽酒乐余春,棋局消长夏。

——苏轼《马君实独乐园》

○知识阶层被推动着去做欧洲人,他们与源远流长的俄罗斯渐行渐远,把祖国的语言和行为方式忘得一干二净,以至于到了托尔斯泰的时代,当他们力图重新拾回“俄国人”的身份时,不得不借助历史传说和艺术创作来再造这个民族。通过文学与艺术,他们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俄国性”,正如娜塔莎通过舞蹈的仪式找到了自己的“俄国性”一样。因此,本书的目的不仅仅是揭穿这些作品的虚构性,而是去探索、去解释它们对塑造俄国民族意识所拥有的非凡力量。

——《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

评论(7)
热度(68)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