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禁演绎

春风词笔.

© 春风词笔. | Powered by LOFTER

【山海】乔治·马丁《冰与火之歌》

  “长夜将至,他心想,我从今赶赴战场。”

  来自一个《冰与火之歌》上头人!!!大家快和我一起看!!!

  以及马丁老爷子什么时候出新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他合集:传送门 

○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


○绝境长城就是如此,有时你会忘记其存在,一如你对头顶长空和脚下大地司空见惯,不以为意,但有时又仿佛是举世间唯一真切的存在。它比七大王国还要古老,每当琼恩站在城墙下抬头仰望,总是觉得头晕目眩。他可以感觉到雄浑繁厚的冰层向他重压而来,仿佛城墙崩塌要将他掩埋。

琼恩隐约知道,倘若哪天长城真的陷落,整个世界必将随之瓦解。

 

○在权力的游戏之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中间地带。


○我是悲伤与尘埃的怪物,胸中只有仇恨,从前心之所在的地方,而今是一片空荡。


○徒利家的人源于河流,生死冥灭,终归大江。

 

○疯狂和伟大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每当一位坦格利安降生,诸神就将硬币抛向空中,整个世界将屏息观察它的降落。

 

○我以为我的歌谣将于兹开始,却不料到如今已几乎画上了句号。

 

○言词则好比利箭,亚莲恩,一旦射出,便覆水难收。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只不过是把剑,”她大声说出来……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缝衣针是罗柏、布兰与瑞肯,是母亲和父亲,甚至是珊莎。缝衣针是临冬城灰色的墙垒,是城中众人的欢乐。它是夏天的雪花,是老奶妈的故事,是心树的红叶和吓人的脸庞,是玻璃花园中温暖的泥土气息,是将她房间的窗户吹得嗒嗒作响的北风。缝衣针是琼恩的微笑。他总爱弄乱我的头发,叫我“我的小妹,”她眼中忽然有了泪水。

 

○在权力的游戏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欲望,有时候会拒绝执行你为它们设计的行动。

 

○“我对桑铎•克里冈此人略知一二。多年他来一直担任乔佛里王子的贴身护卫,即便在这儿,也能听说他的故事,其中有好也有坏,而即使我们听说的只有一半真实,这也是一个苦难而饱受折磨的灵魂,一个嘲笑着诸神同时也嘲笑人类的罪人。他忠诚效力,却感受不到由此带来的自豪;他努力战斗,但胜利中没有喜悦;他饮酒如水,企图淹没感受;他没有爱,也不爱自己,驱使他的是仇恨。他虽犯下许多罪孽,却从不寻求宽恕。”

 

○我的生命用红色写就,血与酒。

 

○男孩的唇贴紧她的唇,令她想起另一个得不到的吻。当时种种历历在目,她还记得那张粗糙的脸庞。绿火漫天的晚上,他来到珊莎的卧房。他要一首歌和一个吻,却除了染血的白袍,什么也没留给我。

没关系,那天已成了历史,珊莎已成了历史。

 

○天地正道,有罪必罚。


○他们真正信仰的神明是荣誉与责任。


○他们拉起黑色兜帽,披着厚厚的黑斗篷,犹如六个阴影雕刻的塑像。他们同声念诵,在广袤的黑暗中却渺小如斯。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我是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亦然。”


○这便是世界末日。君临、奔流城、派克岛、铁群岛,整个七大王国、所有他知道的地方,所有他读到过梦想过的地方,统统逝去,统统走到了时间尽头。只有临冬城孤立雪原,形影相吊。

 

○堕落者参与权力的游戏。

 

○长夜将至,他心想,我从今赶赴战场。

评论(11)
热度(7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