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

© 春风词笔.
Powered by LOFTER

【蓝桥】长洱《犯罪心理》

  “没有人知道,人类最后会驶向何方。

  但大脑这一神奇的器官,让我们能够从茹毛饮血到开始探索宇宙,并最终试图探索人类心灵的奥秘。而我们终其一生,都希望能成为更好的人。

  求真、向善、憧憬美好,同人类与生俱来的动物性抗争到底,这,就是人性。”

  发一点库存(。)

  其他合集:传送门 


○就好像狂风和在狂风吹拂下下生长的草芥,能在无尽的压迫下,坦然生存的年轻人,总是值得尊敬的。


○凡是拷问人性的问题,都理所当然沉重。


○少年人总以为,人生是充满幻想的旅程,但实际上,每个人的一生,都只不过是来去双程。

 

○姑娘,请不要活在卑微的坟墓里。

 

○“那当然。”混血青年的半边脸被鲜花遮住,只露出英俊的侧脸和好看的眼睛:“我妈教我的,说男孩不懂花,以后骗不到媳妇回家。”

他眼睛很绿,背后的梧桐树刚长出新芽,枝桠在蔚蓝的天空中舒展。


○只要你内心光明,世界便不会黑暗。

 

○在群情激奋的集体中,人们敢于做很多他们独处时完全不会做的事情,他们会烧杀抢掠,他们没有羞耻、没有道德感、甚至没有法律感……因为在那个时候,他们失去了自我。

 

○“集体无意识,这是一种很可怕又确实存在的心理学现象。通常情况下,人是理性而懂得思考的存在,可一旦理性的人类,进入一个群体之中,他们的个人人格会很快被瓦解,理智和自控力荡然无存,人的本性冲动会被释放,所有种丨族丨屠丨杀的悲剧,大多源于此。如果非要找一个和催眠有关的名词,这就是群体性催眠。”

 

○如果这是连续剧,那么他们可以拖动进度条偷看结尾,然后做出正确的选择,可真实生活,一旦选择偏差,是不可能倒带重来的。


○喜欢这种事情,本就是种感觉,感觉这个玩意,更加说不清了。

或许是见他第一面时。

或许是见他第二面时。

或许是离开他时,又或许是再见他时。

或许是那天休息站里阳光太好,他穿风衣的样子太帅又或许是在指挥中心,他运筹帷幄的样子让人很放心。

或许是自己墓前,那束百合半枯萎的样子很好看,又或许是他低头种花的样子太温柔……

有那么多的或许,积累起来,已经成为了必然。起码,林辰想,他这辈子遇到的幸运事情确实不多,那么那些令人觉得幸运的或许,在他这里足以累积成为必然。

“他就像一块糖,很甜,尝了一口,就不舍得吐出去。”林辰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决定用一个比喻句回答。

 

○每个人都有被害妄想症,这是基于生物自我保护的本能,而群体成员更是如此,如同粉丝会厌恶任何说他偶像坏话的人,将那些人视做必须战胜的仇敌,极端群体的成员当然也会极端厌恶那些敢于挑战他们的人。

 

○他这一生,大概总是活在求而不得中,他向往美好,但美好却不向往他。

 

○其实,你们并不需要那个让你们产生被爱着的错觉的群体,因为这个世界上或许喜欢你们的人不多,但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是真诚而毫无保留地爱着你们。

 

○他们只是向往美好人生的普通人而已,却因为单纯的向往而走入歧途。因为大概真的有太多书籍都描绘了人生的美妙,可实际上呢,人生本来就是痛苦的旅程。

而人性呢,人性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我们与生俱来有同那些贪婪、恐惧、虚荣、自私、愚蠢、懒惰、残忍所抗争的本性,哪怕有时这种抗争的力量太过微小太过绝望,但它总是存在着的。

人总是因抗争而变得痛苦,但也因抗争而能被称之为人。


○不是所有杀人都需要亲自动手,流言可杀人、蜚语可杀人、甚至是绝望的痛楚,也可以一步步杀人。


○“请问这么同学,您是怎么看到,近来围绕在歌手李景天身上的一些争论的呢?”

女孩扎着马尾辫,面容清爽,她反问记者:“你确定要我发表看法吗?”

“那是,您也可以畅所欲言的。”

女孩点了点头,面对镜头,认真道:“如果一个妓女遭受性侵害,就被认为是咎由自取或者完全不被相信的话,这完全是对整个社会法理体系的巨大挑战,希望警方能彻查清楚,就算那个妓女是另一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也应得到法律同等公证的对待……”

记者面露尴尬,画面最后,落在女孩严肃的面容上。

 

○“首先,她们确实是违法行业的从业人员,从这个角度,你尽可以鄙视她们唾弃他们,没有任何问题,但同样的是,你也可以设想着,她们是成长于怎样的家庭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才会致使她们必须要过上出卖的生活。当然,她们违法是事实,她们的人生经历也只是我们的揣测,但是,我想……在那些姑娘里,一定有人希望能考一个好的大学然后在办公室里活得体体面面,我想啊,她们中是一定有人希望过上这样的生活,只是,真的,这个世界上不仅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选择自己的人生轨迹,甚至有些人,她们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选择的权力。”


○虽然逝去的人无法开口,但活着的人,仍旧有机会替他们把未完的故事说出来。

 

○这就是社会偏见,人们总是很容易对某一种人或某一类团体持有不公正、不合理的消极否定的态度,这毫无缘由不讲道理,却无比根深蒂固。


○宋声声如此放荡不羁,他总是和那些超模呀女星呀保持着超越寻常男女关系,他看上去很难爱上一个人,可他又认同王尔德的悲剧爱情观,认同这种至死不渝之爱,这看上去如此矛盾,可当林辰看到这整堵照片墙时,他忽然就又释然了。

虽然不清楚什么叫混沌善良,但宋声声概就是这种类型。追求自由、厌恶约束、按照自我道德准则行事,是高度融合自由精神与善良心灵的结合体,这就是宋声声,与李景天鲜明对立着的宋声声。

 

○曾经骄傲的灵魂被打入地狱,真会变得卑微佝偻,面目全非吗?

 

○宋声声向舞台外侧了侧脑袋,仿佛听见了什么问题,他再次把话筒抬到耳边:“这样吧,我们做个约定。”他说着,挥动手臂,在虚空中很随意画出一个符号,“因为我力量比较强大,所以每次你们画你这个符号的时候,我就会到你身边来,给你们好运和力量。”


○既定事实的发生并不能已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他们不是神明,更没有扭转时间的能力,他们真的只能非常普通的人类,所以唯一能做的,只有带着悲伤和感激,继续走下去。

 

○有些人总是在不停说话,有些人却囿于厄运无法开口。


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

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

 

○任何敢于指出问题的人只会被群起而攻之,这是人类本能。

 

○“老师跟我说,医生不能对死亡感到麻木,医生要做的,是尊重死亡。我们尊重的不是死亡这个结果,我们尊重的是人类从生到死的整个生命过程。人们总是想多活一些时间而回避死亡,但有生必有死,这是生命的规律,是痛苦但也美丽的过程。作为医生,我们要仰望生命的历程,挺直腰杆,直面死亡对我们发起的每一次挑战。”

 

○“你还不如讲讲你和你那位学生,需要我帮你带什么东西给他?”

段万山摇了摇头:“特地让他知道我死了,还带我的遗物给他,这样太刻意。”

“那你想怎样?”

“我想他能做个好医生。”

 

○他想起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医疗站小医生对段万山的介绍,所以看到此情此景,他总觉得现在这种火化方式不该是像段万山这种人应有的结局。他应该儿孙满堂,或者和他的傻学生在一起白头偕老,这才是做了那么多事情的段万山先生该享受的福报。但看着段万山在冲天大火中渐渐化成白骨然后成为灰尘的样子,他又觉得,其实生死的本来面目,也就是这样。

死亡会在某天突如其来,它如巨浪压顶,令人无法拒绝,当它到来时,从不会看看你的生平然后做出选择,从来都不是这样。太多人觉得来日方长,包括他也是这么认为,其实真相当然残酷很多,他今天真的非常清晰而深刻认识到这点。

 

○“这位先生,此处应有接吻。”

 

○“我相信命运,但不相信天理昭昭,老天爷从不仁慈,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不过是欺骗小朋友的心灵鸡汤,我只信那些还努力想要实践公理和正义的人。”

 

所有试图操纵命运的人,都将被命运操纵。

 

○能够灿烂地活着,有尊严地去死,很多人都求之不得。

 

○“BLIND ARBITERS,可以译为盲眼的仲裁者。”林辰停顿下来,但那并不是欲言又止,而是陷入漫长回忆中非常自然的反应,“它和体育或者政治没什么关系,常见于研究人类道德和人类进化的书中。大概是指,自然环境在对物种筛选时没有任何意图,自然所做的工作完全是机械的,因此自然所充当的角色,更像是一位盲眼的仲裁者。”

“我不理解。”刑从连非常直接地答道。

“正因为自然是盲目的,所以它并不像人类早期所认为的那样,是非常严谨、审慎、细心的主体,我们不可能在盲目的自然中寻找任何公平感和心灵慰藉,而这也会造成一个后果”

 

○“这证明人类大脑中普遍存在道德刹车,证明道德刹车会及时启动阻止人们做一些事情,证明道德是确定存在于大脑中的神经机制而非缥缈的空中楼阁,这证明,道德没什么了不起却又非常了不起,因为……”林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它在这里。”

说完,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缓声道:“它也在这里。”


○“前者能很快下决定做出判断并且态度强硬,网络上也往往会充斥这些人的言论,因为他们非常扎眼。后者做出判断需要更多时间,往往到最后关头才开始尊崇内心选择,这有时也反应出人类不喜欢大张旗鼓说我是个善良的好人,人们往往会默默行动的倾向,沉默的,总是大多数。”

“而就算每一个弃权选项背后,都是无法抉择的自我道德折磨,那么无论是或者否,它们都是可敬的抉择。虽然这种可敬因数量太过庞大而看上去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人性,但它真的很漂亮,你应该看看的。”


○1976年,我们就了解埃博拉,但40年,近期才有寥寥数种疫苗进入临床,为什么?固然因为它难以攻克,但实际上,疫苗研制的高峰期是在发达国家发生几例感染病例后。而在那之前,真正的易感人群都在贫穷偏远的西非,它们根本无力支付疫苗费用。那既然病毒很难影响我们,又没有市场前景和经济利益,为什么还要重视它,对它投入过多人力物力?

这是埃博拉,致死率极其可怕的埃博拉,艾滋病同理。发达国家有完整医疗体系足够人力物力,贫穷落后地区,才是致命病毒传播最好的温床,因为,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太远了,像电影。

无论在达纳发生什么,都很难引起国际社会注意,更不用说注意到后调拨资源、派遣大量医生、研究病毒、研制疫苗,这是以几十来计的时间……

在这几十年中,博尔纳扩散或许足以改变人类,而在这过程中,它们只要铲除一些小障碍即可。

那么,我们的自私、冷漠、事不关己、利益至上,最终导致他们的胜利,还有什么比这更嘲讽吗?

 

○那个人绝不会想到,他视作蝼蚁和棋子的所有普通人,包括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最终会将绞索系上了他的脖颈。

 

○“想做的更好、想变得更好、想影响这个世界让它也能越来越好,是许多普通而平凡人最普通不过的追求,这些对一切‘更好’的追求,往往会因生活苦难而被磨平棱角,但永远也不会消失。毕竟当我们祖先睁开双眼的伊始,看到的应当是黑夜里的浩瀚星空,而他们所憧憬的,是更广阔的,这个世界。”

“那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在饱受苦难的同时,也是为了看看它究竟可以有多美好,而你究竟能看到多少看到什么,往往取决于你的追求。”

 

没有人知道,人类最后会驶向何方。

但大脑这一神奇的器官,让我们能够从茹毛饮血到开始探索宇宙,并最终试图探索人类心灵的奥秘。而我们终其一生,都希望能成为更好的人。

求真、向善、憧憬美好,同人类与生俱来的动物性抗争到底,这,就是人性。

评论 ( 3 )
热度 ( 99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