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

© 春风词笔.
Powered by LOFTER

【山海】中岛敦《山月记》

 “在上帝所指挥的交响乐中,我是那根跑调的琴弦吗?”

        诚邀大家品一品《山月记》。

 

○我深怕自己本非美玉,故而不敢加以刻苦琢磨,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于是我渐渐地脱离凡尘,疏远世人,结果便是一任愤懑与羞恨日益助长内心那怯弱的自尊心。


○事实上我们原本就是一无所知的,不知情由地逆来顺受着,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这便是生灵之宿命。

 

○其实,任何人都是驯兽师,而那野兽,无非就是各人的性情而已。

 

○我常卖弄什么‘无所作为,则人生太长;欲有所为,则人生太短’的格言,其实我哪有什么远大的志向,无非是害怕暴露自己才华不足之卑劣的恐惧和不肯刻苦用功的无耻之怠惰而已。

 

○纵然我呼天抢地,哀叹连连,也绝无一人懂我的内心。正如我尚为人时,没人懂我那极易受伤的内心一样。淋湿我这身皮毛的,并非仅仅是浓重的夜露而已啊。

 

○为什么妖怪就是妖怪,而不是人呢?那是因为他们都将自己的某一特性发展到极致,毫不顾及与其他特性之间是否保持均衡,一直发展到丑陋不堪的、非人的地步。说到底,他们都是些畸形的残疾者。

 

○被波浪卷走的人会淹死,而乘在波浪之上的人是能够超越它的。

 

○能够生于这世上,实在是百千万亿恒河沙劫无限之时间中极为偶然、极为庆幸之事。

 

○死亡却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降临到我们的头上。我们,就是以如此偶然之生,在等待着轻而易举之死。

 

○所谓‘爱’,就是一种更高级的理解。所谓‘行’,就是更明确的思考。

 

○他们二人都将生命中所遇到的一切当作一种必然,并将这种必然当作全部,进而又把这种必然看作是一种自由。

 

○说到底,比起寻章摘句、演练古礼来,这种直面惨淡现实的活法,更符合他的性情。

 

○一天夜里,孔子独自嘟哝道:“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子路听到后,禁不住潸然泪下。 

  然而,孔子是在为天下苍生而感叹,而子路仅为孔子一人而黯然泣下。

 

○“与世隔绝固然快乐,但人之所以为人,也并不在于保全一己之乐。倘若仅为了区区一身的高洁而不顾世上的人伦紊乱,这恐怕也不是为人之道吧。当今之世,大道不行。这一点我们早就明白。我们也知道在当今之世讲求大道的危险。但是,难道不正是因为生逢无道之乱世,才需要甘冒艰险,去讲求大道的吗?”

 

○古代之士,国有道,则尽忠辅佐;国无道,则退而避之。

 

○但是,这与消极的“命中注定”式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即便同样是“命中注定”,也是一种明确认识到“不囿于某一小国,某一时代,而要为天下万代之木铎”之使命的、十分积极的“命中注定”。

 

○如今极口诋毁李陵的,不正是数月前李陵辞京时,为之举杯壮行的那批人吗?当使者从漠北带来李陵所部尚在的消息时,对李陵的孤军奋战称赞不已,说什么“不愧为名将李广之孙”的,不也正是这一批人吗?

 

○他不懂得和光同尘,一味地意气风发,嬉笑怒骂,纵论古今,最为得意之事就是将论敌驳得体无完肤。

 

○在丧失了生之欢愉之后,唯有表达之快乐是可以存留下来的。

 

○在李陵的眼里,苏武那与命运死怼的样子并不滑稽可笑。能够若无其事地笑傲难以想象的艰难、贫苦、酷寒、孤独(并且到死为止),如果这算是偏执,那么这种偏执无疑是无比悲壮、伟大的。

 

○虽说李陵自己也并不觉得投降匈奴是一件光彩之事,可他原本一直坚信,考虑到自己对故国的付出和故国对自己的回报,即便是最严苛的批评者,也会认为他的降胡实属“无可奈何”。然而,现在就有这么一个人,即便面对着绝对的“无可奈何”之事,也决不允许自己屈服于这种“无可奈何”。

 

○司马迁在获刑之后,一直孜孜矻矻,笔耕不辍。

  在放弃了现实世界中的追求之后,他仅作为书中的人物而存活着。他那张在现实生活中不再张开的嘴,却借着鲁仲连的口舌,喷出了熊熊烈火。他时而化为伍子胥,剜出了自己的双眼;时而化为蔺相如,当面怒斥秦王;时而又化为燕太子丹,为荆轲洒泪送别。而在叙述楚大夫屈原的郁愤之时,不惜笔墨,长长地引用了其投身汨罗江之际所留下的遗作《怀沙》赋。司马迁似乎觉得这一篇赋,应该就是他自己的作品。

 

○拥有权力是件好事——如果能在理性的支配下不加以滥用的话。

 

○我只为我自己写作。哪怕没有一个读者,不还有我自己这个最重要的读者吗?

 

○错综复杂的悲情哀思包裹着我。事物本身所蕴藏着的悲剧开始发作,将我密封在无可救药的黑暗之中。

 

○即便是优秀的个人,只要置身于某种氛围之中,也会产生作为个人难以想象的集团性的偏见的。关于这一点,像我这样远离疯狂群体的冷眼旁观下,是看得十分清楚的。在此地生活所带来的好处之一就是,让我学会了以一种不受拘束的眼光来从外部观察欧洲文明。

 

○所谓活着,就是能感受到欲望。

 

○对于我来说,文学就是我人生的全部了。文学创作,既不快乐也不痛苦——似乎只能这么说吧。因此,我的生活既不幸福也非不幸。我就是一条蚕。就跟蚕不管自身幸福与否都必须织茧一样,我也仅仅是运用语言之丝来编织故事之茧,仅此而已。

 

○在上帝所指挥的交响乐中,我是那根跑调的琴弦吗?

 

○英国文学、法国文学、德国文学,稍稍广义一点来说,欧美文学,乃至于白人文学,这些也无非是划定了范围,将自己的偏好奉为圭臬,在别的世界中并不通用的特殊、狭隘的规定之内自矜其优越而已。而这一点,不身处于白人世界之外是看不清楚的。

 

○正因为是沉醉于生之欢愉中的南国人,才会对死怀有近乎绝望的悲伤。

评论 ( 6 )
热度 ( 122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