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

© 春风词笔.
Powered by LOFTER

【摘抄】

○唯我在此,唯我在此,雪落下。

——小林一茶

○面对不明白的事,主动放弃探究,这到底算不算是明白了?

——《悟净出世》

○我们情不得已,没有绕行的弯路。

——余秀华

○我这样的自尊,而我又是这样少的满足于这种感情,以致我常常担心,我能否在善和荣誉之间选择前者,如果我必须二者择其一的话。

——托尔斯泰《日记》

○幸福有时能让人性变得高贵。多数时候,苦难只会让人变得心胸狭隘,有报复心。

——毛姆

○一个人的尊严并非在获得荣誉的时刻,而在于本身值得这荣誉。

——亚里士多德

【摘抄】

○浮生看来无事,在不知道的地方,却有故事正在开始,或接近结束。

——简媜《梦游书》

○一个敏感的人永远都不会是一个残忍的人。

——纳博科夫

○在那个年纪,我们喜欢通过爱来定义、找寻自己,或者以此抗拒所处的环境。我们选择某个人,因为我们需要逃离,这是爱的作用。爱并不总是意味着你能找到对的人或你的最爱,而是因爱之名,你能与自己对话。

——珍妮特·温特森

○没人能理解我,如果有,不是奇迹,就是误解。

——阿瑟·米勒

○即使在旁人看来毫无意义,可是自己还是能全心投入,那才是人最幸福的时刻吧。

——若竹千佐子

○你总感觉你是世界上唯一落单的,而其他所有人都...

【摘抄】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

——立花北枝

○我们来自同一个深渊,然而人人都在奔向自己的目的地,试图跃出深渊。我们可以彼此理解,然而能解读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黑塞《德米安》

○黄油饼是甜的,混着的眼泪是咸的。就像人生,交织着各种复杂而美好的味道。

——汪曾祺《食事》

○在这一生中,你得成为自己的英雄。我的意思是说,你得用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方式去赢,无论对你来说有多困难。

——珍妮特·温特森

○人心有一种恼人的倾向,即只把压倒它的东西称作命运。

——阿尔贝·加缪

○如果能达观地认为“没什么大不了”,人生或许会简单许多。

——金子...

【摘抄】

○“撑过去一天,再撑过去另一天,这究竟算什么样的人生?”

  “很多人的人生。”

——《巴别塔》

○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村上春树《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人与人之间,要么价值观一致,要么肚量大,否则就相处不下去。

——《四重奏》

○弱者不擅长爱,做一个浪漫的人需要满怀希望。

——《伦敦生活》

○你尚未出现时,我的生命平静,轩昂阔步行走,动辄料事如神。如今惶乱,怯弱,像冰融的春水,一流就流向你。

——木心《一月六日》

○谎言比质疑...

【摘抄】

○我恨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冒险爱你。

——阿兰·德波顿《爱情笔记》

○撒谎是人之本性,在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甚至都不能对自己诚实。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纵然生之欢愉尽失,表达之欢愉却犹得残存。

——中岛敦《李陵》

○我时常回到童年,用一片童心来思考问题,很多烦恼的问题就变得易解。

——王小波

○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很年轻的人了,却又怀抱着一种很年轻的感觉:仍然不关心我的归宿将在何处,仍然不依恋我的乡土。

——何其芳

○从我遇见你的那天起,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靠近你。

——《艺伎回忆录》

学校活动,徒步二十几公里

晚上有学术报告会的彩排

我爬了(。)

【摘抄】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国风·豳风·七月》

○事实上我过去和现在,都不是那种愿为信念去死的人,我是那样崇拜生命在我体内流淌的声音。除了生命本身,我再也找不出活下去的另外理由了。

——《在细雨中呼喊》

○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躲在黑暗里,思念荷西几成疯狂,相思,像虫一样的慢慢啃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样的长,那么的黑,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

——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

○假饰天真是最残酷的自我糟践。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者...

【摘抄】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朱生豪

○人们说,阅读不是为了逃避,就是为了找到自我。我倒是觉得这两者之间其实没有区别,因为我们会在逃避的过程中找到自我。与我们身在何处相比,更重要的是我们该去向何处。

——马特·海格《活下去的理由》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庄子

○没有痛苦,意味着同时也失去了作为普通生灵应有的快乐。

——《悟净出世》

○假如把自己看得伟大,你对于烦恼,当有“不屑”的看待;假如把自己看得渺小,你对于烦恼,当有“不值得”的看待;我劝你多打网球,多弹钢琴,多栽花,多搬砖弄瓦。假如你不喜欢这些玩意...

【摘抄】

○他是一个非时间和生活上的疏远所能隔绝的朋友。

——何其芳

○不要因为事与愿违而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宇宙比你大得多。

——阿兰·德波顿《哲学的慰藉》

○日子虽然普普通通,但我要生活在美之中。

——毛姆《叶之震颤》

○我不幸懂得:有时只有借助谎言才能诉说真实,有时也只有借助玩笑才能诉说真实。

——芥川龙之介

○我和你分别以后才明白,原来我对你爱恋的过程全是在分别中完成的。每一次见面之后,你给我的印象都使我在余下的日子里用我这愚笨的头脑里可能想到的一切称呼来呼唤你。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p1十月,p2九月

“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来自《娱乐至死》。

在当代,“文盲”这个词的描述对象不再仅限于“不识字者”

它可以用来描述很多种人——不识美者,不识丑者,不识善者,不识恶者。如果文化环境持续处于“娱乐至死”的状态,不能拥有根本上的积极改变,文盲的范围会不断扩大。

【摘抄】

○牵着时间去散步,说不定就捡到那个遗失很久的梦。

——简媜

○很多人都是这样,他们都把自己当成身在梦中一样,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只有痛苦、爱或危险可以让他们重新感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杰克·凯鲁亚克《达摩流浪者》

○至少,我知道只有在罪人以及被告的罪过对我毫无损害时,我才站在他们一边。他们的犯罪使我雄辩,因为我并不身受其害。当我受到威胁时,我不仅变成法官,更有甚者,变成一个狂暴的主人,要不顾一切法律,痛责罪人,使其屈服。在此之后,我亲爱的同胞,就很难再郑重其事地认为自己有奉行正义的使命,充当孤儿寡妇的天然保护者了。

——阿尔贝·加缪《堕落》

○提供一个理...

【摘抄】

○倘若你的眼睛真是这样冷,在你的鉴照下,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

——沈从文《西山的月》

○一个人去崇拜一个偶像,其实是在利用这个偶像的一些形象,来告诉别人“我是什么样的人”。按照法国社会学大师布尔迪厄的说法,这代表了某种品味的选择。品味就是人赖以区分自己,并且试图在象征性领域战胜其他人的东西。

——梁文道

○山间那么美好,因此,孩子们也就从不害怕坟墓。现在想来,这是湖光山色在抚平人间的生死界限。默默地抚平在孩子们欢蹦乱跳的天真里,使这些孩子们长大后都达观开朗,不会为生命的坎坷而多愁善感。同时,他们又始终知道有一个不高不低的空间存在,众多祖宗正透过树丛烟岚关注世间,自己的种种作为都躲不过苍...

【摘抄】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

——汪曾祺《人间草木》

○你在谷底,有人经过,停下来看了你一眼,你以为那就是爱情。

——潘柏霖《恐惧先生》

○如果我如此的自轻自贱,那么作为一个人,我还剩下什么呢?我曾经野心勃勃,但我不愿谴责我自己,那时我按时代的风尚行事,如今我活一天算一天,但是如果我因为怯懦的诱惑而让步,我会一下子变得非常不幸。

——司汤达《红与黑》

○青草会掩没坟墓,时间会掩没痛苦。清风已经舔净出征人的脚印,时间也会舔净那些没有回来、而且永远也不会回来的人留下的痕迹,因为人的一生是短促的,我们每个人能践踏的青草都不多。

——M.A.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孤独...

【摘抄】

○有些人的恨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平庸,没有天赋,碌碌无为,于是你的善良,优秀,善解人意都成了原罪。

——东野奎吾《恶意》

○看见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柴静《看见》

○我越是逃离,却越是接近你,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我是一座孤岛,处在相思之水里。四面八方,阻绝我通向你。一千零一面镜子,转映着你的容颜。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埃姆朗萨罗西《一千零一面镜子》

○然而,即使我此般任性地耽溺于陈腐而无知的烦恼里,世界的风车却仍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骨碌碌地迅速转动着。

——太宰治《潘多拉的盒子》

○是的,我只有这份把握...

【摘抄】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刘义庆《世说新语·夙惠》

○我喜欢在路上走,太阳爱我,也爱所有人。

——顾城

○她爱海只爱海的惊涛骇浪,爱青草仅爱青草遍生于废墟之间。她必须从事物得到某种好处。凡是无助于她感情发泄的,她皆看成无用之物,弃置不顾。正因为天性多感,远在艺术爱好之上。她寻找的是情绪,并非风景。

——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创痛太过剧烈时,人不会悲伤哭泣,反而会露出让人莫名其妙的笑容,就像悲伤,当悲伤太沉重时,人们会忘了流泪,甚至连感受悲伤的力气都没有了,若经过相当时日,以后才能真正体会。

——江户川乱步《孤岛之鬼》

○可他又清楚地知道,个人渺小的幸福,总有一...

【摘抄】

○星月皎洁,明河在天。

——欧阳修《秋声赋》

○“正常”其实是主观的,没有什么标准答案。这个地球有70亿人,就有70亿种正常。

——马特·海格《活下去的理由》

○这些也可以说,是“遵命文学”。不过我所遵奉的,是那时革命的前驱者的命令,也是我自己所愿意遵奉的命令,决不是皇上的圣旨,也不是金元和真的指挥刀。

——《南腔北调集·<自选集>自序》

○“倘若你高抬贵手,容我听其自然,我就会半睡半醒地了此一生。当然,我在理智方面是清醒的,在感情方面多少也……然而,这里……”他用烟斗柄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于是,两个人都微笑了。

“也许咱们俩是互相被唤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