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文章惊海内,纸上苍生而已。”
永远喜欢苏木小朋友
首页封面来自@鹤相欢
合集封面来自@白滇
摘抄/自存/站内转载随意
站外转载请私信

© 春风词笔.
Powered by LOFTER

【摘抄】

○岁行尽矣,风雨凄然。纸窗竹屋,灯火青荧。时于此间,得少佳趣。无由持献,独享为愧,想当一笑也。

——苏轼《与毛维瞻》

○小窗高卧,风展残书。

——辛弃疾《行香子·山居客至》

○旦夕之间,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尽须付与无尽的忍爱。

——简媜《四月裂帛》

○格雷诺耶现在才明白,就是这种堆积在一起的人的蒸汽,像雷阵雨闷热的空气一样压抑了他十八年,他此时才开始躲开这种蒸汽。迄今他一直以为这大体上就是世界,而他必须弯着腰离开它。但这并非世界,而是众多的人。

——帕·聚斯金德《香水》

○在托马斯·哈代创作的关于拿破仑时代的史诗性诗歌戏剧《列王》(The Dynasts)中,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后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 “伟人是流星,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大地。这是我筋疲力尽的时刻。”

贝多芬在临终之前可能说过同样的话。英雄的逝去大抵如此。

——《贝多芬与<英雄交响曲>:浪漫主义交响乐的开端》

○不得体的写作,可能会让一段真实经历变得虚假。文学的真实,不是建立在个人经历、报刊或法律的真实基础上。文学的真实不是传记作家、记者、警察局的口供或是法院里陈述的那种真实,也不是虚构小说里构建的逼真故事。文学的真实,是用词得当的文本里散发出来的真实,会溶于语言之中。它直接和句子里散发的能量挂钩。假如获得了这种真实,那就会避免刻板、平庸,也会避免大众文学里那些常用的技法。这样你就可以重新激活,会按照自己的需求塑造任何东西。

——《巴黎评论·女性作家访谈:西蒙娜·德·波伏瓦》

评论
热度 ( 737 )
  1. 共10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